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蕊茂(Mary Lau)

原创文章,如用于商业行为,请发邮件联系本人。

 
 
 

日志

 
 

商业思维方式让我们走得更远  

2009-04-26 17:19:18|  分类: 深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全球化,商业充斥着全球,带来了新的机会,也带来了更多的挑战,在经济的世界里,马克思的那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很典型的验证了目前的局势。金融危机下,世界经济的大变脸。

 用商业的思维方式来看问题,最近新闻心理学的老师给我们推荐了《经济学的思维模式》。也许因为实习跟实践的缘故,在很多场合大家其实都是在用这种思维模式在行动的。在传媒这块更不用说了,以前觉得新闻是个很神奇的东西。鉴于自己对文字的爱好,看到文字成为铅字,看到电视上银屏上出现的图像,看到网络上的信息,看到那么多新闻名人的光环效应,觉得很新鲜很有创造力,每天都可以感受新的东西,每天都有不同的地方可以去,在新闻的环境下,确实获得了比其他行业更多的东西,比如说信息,比如说经历,比如说人脉,比如说光环……太多了,在这个行业中,你成为了瞭望者,你用宏观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可以更全面的站在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去思考问题。

 当这些都可以去尝试,都实现的时候,更多的是多了一份思考。

 其实仔细想想,确实这个行业让人很满足,虽然很苦很累,有时候甚至很委屈。很多东西都是伴随着的,有甜有苦,在商业社会里,我们可能会更多的用商业的思维去想问题了,时代的趋势是不可抵挡的,顺应社会规则,才可能走得更远。

       默多克:我在中国互联网的投资非常不尽人意

CCTV《岩松看美国》2009424播出《等待机会——白岩松专访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以下为完成台本:(摘选)

解说:就在距离这座大楼不远的地方,就是此次金融风暴的中心,华尔街。这场像雪崩一样的金融危机,从著名的华尔街开始,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迅速向各个行业蔓延开来。而默多克也没能逃脱被冲击的命运。两个月前,新闻集团公布了最新财务状况,承认去年一年已经净亏损64.2亿美元,股价下跌69%。默多克随后也向媒体表示,新闻集团正在遭遇着成立5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

白岩松:作为新闻集团,在这几个月的状况怎么样,是否也是一个非常难受的时期?

默多克:是的,我们的媒体广泛分布在世界的不同地方。我想在这里,或者说在英语国家,我们是最大的。虽然我们也受到一些影响,比如在印度,还有别的一些国家。

白岩松:这几个月接连听到和传媒有关不好的消息,包括在美国很多的报纸,很有历史的报纸都不见了,那么您觉得现在已经到了最糟糕的时候了吗?

默多克:这个东西很难说。金融危机现在对消费者来说几乎是打击,销售影响广告,所以东西卖不出去,广告也卖不出去。报纸、杂志和电视台的收益急剧减少,这就影响了他们的利润,或者对一些媒体来说,彻底失去了利润来源。

白岩松:在前几年时间里头,新闻集团收购了很多传媒,比如像《华尔街日报》等等,如果要是知道之后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很大的金融危机,那些收购的动作是否还会继续?

默多克:是的。我预料到了经济危机,也许我们等一两年再买会更便宜。但是我们为《华尔街时报》以及我们进行的收购感到自豪。华尔街日报是全美唯一一份发行量增长的报纸。

解说:其实,不光是默多克,美国整个传统媒体尤其是报纸业,都在这次金融风暴以及新兴媒体的冲击下,日益陷入困境。

据美国报业协会上个月做出的统计,去年美国纸质媒体广告收入锐减17.7%。而从去年开始,美国4家大规模的报业集团已经相继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其中包括拥有《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等知名报纸的“论坛报业集团”。这家在全美年收益排第二、总发行量排第三的报业公司,以彻底倒闭的方式,让美国传统媒体行业再次遭受重创。

白岩松:在这样一个大的金融危机下,报纸受到的冲击非常非常大,很多报纸都不见了,电视也在受到影响,您是否在感情上会感觉很痛苦,会很难过?还有人担心是不是传统媒体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默多克:不,一点也不。我热爱报纸,喜欢报纸这种面对公众,交流观点、新闻的功能,我想这是不会变的。可能发生的就是,更多的我们通过网络和移动媒体,新的阅读工具,比如亚马逊的Kindle(电子书阅读器)。这些仅仅是一个开始,还会有更多更好的方式供我们接收新闻,所以我们的报纸会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像现在这样印在纸张上,也会在移动的阅读器上随时更新,每小时、每分钟更新。所以,只要你有一个好的品牌,美誉度高,报道真相,人们喜欢阅读,那么我想肯定能从中存活下来,脱颖而出,变得更具竞争力。

白岩松:金融危机可能像对传媒的一次洗牌,洗了一次牌,您觉得洗完牌之后传媒会因此发生一种什么样的变化,格局是否会变,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洗牌?

默多克:我想你可能会发现有些报纸有了新的买家,你会发现非常少一些报纸消失,但主要在于内部管理不善和它们所在地经济的衰退。就像在密歇根的汽车工业危机,底特律的报纸就会衰落,大报,从每周发行7天缩至2天,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在经济衰退的地方,但是我认为不会是一种普遍趋势。你能发现在管理上的变化,比如有些家族经营的报纸,他们的第34代继承者不如最初创立者那么擅长经营,就会卖掉,找更好的人来经营。确实会有变化,但我觉得不是根本性的。

解说:就像在金融危机中,默多克随时在等待和寻求着形势的转变。多年来,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并及时出手,一直是默多克遵循的商业原则。从进入21世纪以来,互联网、手机电视等新媒体的扩张,极大地分流了传统媒体的受众,冲击着传统媒体的垄断地位,传统媒体面临严峻挑战。

显然默多克也早已经意识到了新媒体的重要性。从1999年开始,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逐渐进入互联网、数码电视和无线通讯产业。2000年,默多克又尝试和YAHOO合作,并建立多家新闻、医疗和电子商务网站。2005年后,默多克又大力并购了一系列新媒体,由此又拥有了大量娱乐、游戏和社交网站。

对于新媒体,许多人都熟知默多克的这样一句名言:“我不了解互联网而且永远也不会懂。不过你不必了解互联网,只要懂得如何利用它就好。”

白岩松:虽然您的感情可能是很多年都与报纸、电视紧密相关的,但是现在从商业角度来说,是不是数字媒体已经成为你绝对的下一步的目标了?

默多克:是的,我想是的。数字媒体绝对是未来。我们要应用数字媒体,采取新的方式做现在的事。

白岩松:但是它们之间矛盾吗,您在未来的时间怎么去平衡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有多少投入是在传统媒体,而又有多少是在新媒体?

默多克:两者差不多。我们需要在全世界进行传播,不论是通过传统媒体还是数字媒体,需要确保我们公司在技术上有实力来实现这种好处,事实上要成为数字领域的先锋。这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目标。

白岩松:但现在“改变”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我们也得谈谈这个词,那您觉得传统的媒体在目前需要什么样的改变呢?因为我听到了您说的一句话,您说办报纸可不能仅仅是为了得普利策奖,而应该是让人们更爱看。这是否说明,您特别希望现在的传统媒体必须有很大的变化?

默多克:是的,生活需要改变。我们希望能自我改变,我们经常相信世界上完全不同的一些东西。但是谈到我们的生意,谈到经营模式以及如何,获得收益以支付雇员的薪水,我们也在改变,现在更多通过收费向那些喜欢收看我们的节目,喜欢我们电影的人收费,还有就是通过广告,我想人们在生活中购物与销售的方式也会发生很大变化。我们这里的亚马逊就是个例子,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售书网站,只需上网,找到你喜欢的书,那边记录你的阅读编号,他们还推荐给你可能喜欢的别的书,20分钟之内就能买到想要的书。现在,能买的东西更多了,能买冰箱、能买药,或者任何别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这必将影响大型传统的百货商店的生意,他们生意会很难做,提供和以往一样的服务,商业世界一直在发生着各种变化。

白岩松:那么对于很多新媒体来说,他们都觉得它是未来,但是现在想要通过它挣到钱很难,因为它到处都是免费的午餐,您觉得,这让我想起您当初做有线电视的时候,它会像有线电视那样那么快地就被人们接受,愿意为它付费吗?

默多克:是的,这不容易,但是可以执行。比如,现在《华尔街时报》网络版已经开始收费了,大家都乐意付费。其他的综合性报纸,像《纽约时报》这些有很好网站的报纸它们是不收费的,我们试图收费,但一收费网上的读者数量就会剧减。

白岩松:正好是我关心的一个问题,《华尔街时报》整个在线的部分是收费的,盈利增长的速度怎么样,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它付费吗?

默多克:是的,我们的订阅量,包括《华尔街时报》网络版和普通版都在提高,所以我们为《华尔街时报》感到高兴。但是别的报纸就比较困难,英国的《泰晤士报》发行量还好,《星期日泰晤士报》也能保持良好,但是网络版有大量的读者,我们还没有开始收费,但以后会。网络给你一个机会真正地对读者进行细分,通过登记信息知道他是谁,找到他所在的社交群体,广告不需要卖给每一个人,只需选择,可能对20万年轻妈妈或者两千万名医生,不管什么,通过报纸和杂志是做不到的。

白岩松:有人认为说现在传媒新旧媒体之间的战争可能不像过去只有一个胜利者,未来可能是所有的媒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电视和网络可能很难分清谁是谁,他们可能变成一件事情,您同意这种看法吗?

默多克:我相信对每个人来说都有发展空间,看谁分得更细。人们的时间就这么多,我们会发现,这里,我前面说的传统电视网它是免费的,但跻身与上百个频道的竞争当中,也必须要改变商业模式,习惯与面对小群受众。要是他们收视群体庞大,有高达25%的收视率,广告自然就进来了。但你不可能一直都能这样,我希望我们可以。我想商业模式要改,传统媒体的,单一报纸带来的收益,两三年之后,就算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了,总的收益也会变少。每个人都有空间,但是信息会一直有价值,特别是专业的信息。不论是为青年人提供的体育信息,还是财经信息。

白岩松:作为一个电视人我必须要谈一下电视,因为我也注意到有很多的人在写文章的时候说默多克先生可能对卫星电视已经失去了兴趣,这是真的吗,您怎么看待电视的下一步?

默多克:不可能,不不不。我们掌握了英国40%优质卫星电视,英国唯一的卫星公司有将近1000万的观众。我们也是意大利唯一的卫星公司,在德国有投资。我确实,把这里的公司卖了,因为我以为电话公司、有线电缆,为人们提供统一价格的宽带、网络服务、视频,卫星电视很难和他们竞争,但是我被证实是错的,至今为止我们卖掉的公司一直都运行地很好,因为卫星电视有能力,出很好的,高清的画面,现在对于高清的品质要求,数字就能达到并提供,尤其是在广播体育赛事的时候表现地尤为突出,公众喜欢这种高品质的电视。

解说:默多克于1985年放弃了澳大利亚国籍加入美国籍,为后来拥有美国电视台扫清了法律障碍。而他把办公地点选择在华尔街,又让他可以最近距离的捕捉到世界热点新闻。在他的办公室里,大屏幕上随时播放着集团旗下的各类电视节目,书架上是由集团发行的各种报刊杂志。而旁边摆放的妻子和孩子的照片,则为他的办公室增添了几分温馨。而在记者采访的当天,邓文迪也带着女儿来到现场陪伴丈夫。

解说:上世纪80年代,默多克第一次访问中国。虽然他自称是旅游者的身份,然而他的第一次访华就促成了与中国的首次商业合作。近年来,新闻集团在中国的发展明显加快,1999年,新闻集团北京代表处成立。同年底,新闻集团旗下的星空传媒在上海设立了代表处。2001年,星空卫视获准在中国广东落地,这也是中国首次把有线网落地权授予境外频道。然而,尽管默多克在中国传媒市场投资已经超过20亿美元,但是其收效似乎并不能使默多克满意。据统计,至今星空卫视的中国观众仍不足三百万人,远不及默多克预期。而默多克投资的网易、人人等中国网站,也因为业务萧条而损失惨重。默多克的中国市场之路,显然没有他迎娶一位中国太太那样顺利。

白岩松:接下来我们要谈论中国,谈论中国的时候我首先想到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种感受,就是您真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默多克:在我们谈论中国之前,不好意思,我想说一下奥巴马,他的人缘非常好,所有人,所有美国人都希望他能成功,并祝福他。因为他品质很好,不他也非常有智慧,我们只需要看他是否有能力,把这个国家重要的事情做好。比如公共教育系统、卫生系统,他还必须解决汽车产业问题,这意味着他要站起来,到原来支持他的人的对立面,因为他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希望他成功。

白岩松:我更想知道整个新闻集团对于你的梦想来说中国意味着什么,在中国有您什么样的梦想?

默多克:我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在中国发展我们电影,活跃在电视产业、在商业服务领域,为商业群体做更多,我们拥有,我想应该是世界最好的团队,会有别的挑战和其他的竞争,我们的财经记者专家团队是世界上最好的,我们还在招揽人才,我想我们能够为中国做贡献,同时希望能赚钱。

白岩松:过去十几年其实大家觉得新闻集团可能在中国看到了希望,包括星空卫视等等也在起来,但是现在却似乎不是那么让人乐观,那么有人会觉得这是一种挫折,您同意这种看法吗?

默多克:不不,我们很高兴,在中国我们进行了大量投资,在凤凰卫视现在运转地很好,我们也许能从这里发展壮大。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在中国有很多好朋友,一旦机会来了我们就会出手。

解说:从1999年迎娶了广州女子邓文迪之后,默多克的事业和生活更加紧密地与中国联系在了一起。20074月,默多克携同妻子邓文迪一起,将旗下著名社交网站带到了中国,并任命邓文迪为运营顾问。而默多克也在故宫附近买下了一所房子,以方便在中国的停留。显然,他对中国也更多了几分具体而全面的了解。

白岩松:比如说您的经历是非常非常的丰富,每当你要进入一个国家,进入到一个传媒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会说进一步的开放会有担心,但是以您的经验来说,更好地开放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带来哪些有益的东西?

默多克:我想开放对一个国家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带来大量的选择和观点。可能刚开始只是娱乐方面的选择,但是会渐渐转向意见观点的选择。当然意见要留给中国同行提供,而不是外国人。当中国在商业领域变得更加民主的时候,很多商业是经过个人的努力发展而来的,小生意逐渐做大,这也是中国强大起来的原因。当人们的生意越做越大之后,就能更清楚地看到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我看到很多信号表明,中国其实是理解这一点的,他们有时候会作出让步,有时候会欢迎这种趋势。

白岩松:中国在成长,就意味这他要学习很多东西,在这一点上我特别想听听您的意见。中国传媒和自己国内所有的受众进行沟通,但是现在也需要中国的传媒要跟世界各国的受众进行沟通,您觉得怎么样才能更好地和世界来沟通?

默多克:我相信现在中国已经有许多记者在国外,向国内的观众报道全世界。我希望中国能更加开放,提供更多自由,在给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他们会向直接报导中国,通过西方人的或者别的亚洲国家人的视角。但是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我们会发现,如果中国电视能更加开放、自由,会有更多新的想法和节目,可能会很受欢迎,在英语国家或别的任何国家。

白岩松:因为我知道您作为一个成功者,您不光得到了很多表扬,也面对很多批评,在这方面您很有经验,您觉得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怎么样去面对越来越多的批评的声音,甚至是责骂的声音?

默多克:这取决于批评来自哪里,有多严厉,我觉得中国不太会害怕批评,因为中国人非常的自信、务实,他们会做对中国有利的事情,任何国家都应该这样做,只要不对别的国家造成危害。世界上的所有国家相互竞争能带来更多的创造性,更多的财富。

白岩松:关于中国还有一个问题,对于新闻集团来说,下一步在中国具体的目标是什么,您觉得您在中国的梦想依然还远在地平线还是已经在眼前了?

默多克:我想大梦想还遥不可及,但我们当然希望发展,我们的财经服务为全世界的商业提供财经服务,是我们很重要的一项生意。现在已经开始了,发展迅速。我想电视,随着凤凰卫视的发展扩张,可能会有一个不错的发展机会,但我们还不知道。至于互联网,我们也会继续努力,以前我们犯过错误,我们早前进行了不少投资,出来的成果非常不尽人意,经历过低谷,现在又强劲增长了,但这就是生活,就像所有商人一样,我们会做很多正确的决定,也会做一些错误的决定。

白岩松:但是对中国的耐心会持续下去吧?

默多克:是的。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